云霄阁书库 > 其他类型 > 女帝问鼎娱乐圈 > 第689章:下套
  他惊了一下,转头就看到一张熟悉的想要忘都忘不掉的脸。

  下一秒,贺钧贤的眉头就紧紧皱了起来,“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贺钧贤怎么也想不到会见到邓暄,而且是在自己家附近!

  邓暄瞧见贺钧贤惊讶又震惊的表情,心情突然就舒爽了,他突然对着贺钧贤笑起来。..

  “怎么,钧贤,见到我不高兴吗?”

  说着居然伸手就勾贺钧贤的肩膀,他比贺钧贤稍微矮一点,这么个动作做起来有点别扭,但是不知道的人从两人后面看,却觉得两人是一对好兄弟。

  贺钧贤顿时脸色就变了。

  邓暄是什么意思?

  两人当初闹的那么难看,几乎是撕破脸了,现在他还找上门,不觉得自己太无耻吗?

  贺钧贤一把将邓暄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拿开,然后还推了他一把,后退两步,与他保持距离。

  贺钧贤冷声道:“邓暄,你搞清楚,我现在和你没有一点关系!”

  邓暄面对贺钧贤的冷脸却不生气,反而还笑眯眯的,不过那笑容没达眼底,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一种阴森森的错觉。

  “我们怎么会没关系呢?在一些粉丝眼里,我们还是P呢!你难道不记得了?”

  这个时候,邓暄居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这个世界上脸皮比邓暄厚的人也没几个了。

  不过他现在的歌手生涯确实混的很差,由当红男歌手已经跌落到了十八线,好不容易有个机会,他当然要死死抓住,就算是没抓住,把贺钧贤的名声弄臭,他心里也会觉得平衡不少。

  邓暄现在因为嫉妒贺钧贤,思想早已畸形。

  贺钧贤没想到邓暄这么不可理喻。

  他压着声音怒道:“邓暄,当初我们P也是星辉安排炒作的,你因为嫉妒,早就让星辉公开了。你对我用的那些手段真的当我是傻子?你现在这样也完全是你咎由自取。”

  邓暄因为贺钧贤的话,表情瞬间变得狰狞。

  他对着贺钧贤,脸上挤出来的假笑也维持不住,“我不把你撵出星辉,难道要让你将我踩在脚下?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那时候,你万一和娄正雨好上了,那我又能好到哪里去?”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么龌龊?”贺钧贤气的胸口起伏。

  现在的邓暄就像是得了狂犬病的疯狗,逮谁都只知道乱吠。

  他现在基本上已经失去了理智。

  “我龌龊?贺钧贤,你又能比我好到哪里去?你不龌龊会听从公司的安排和我炒P?再说,我和娄正雨在一起怎么了?我们是你情我愿,利益交换!你还不是傍上了聂瑶,才不会要娄正雨这个老女人?你在我面前装什么?”

  贺钧贤即使这个时候和邓暄争吵,可脑中还保留着冷静理智。

  可他怎么也想不到邓暄会这样诬蔑聂瑶!

  在贺钧贤心里,邓暄怎么骂他诬蔑他都行,但是惟独不能亵渎聂瑶!

  见贺钧贤睁大眼睛狠狠瞪着他,邓暄突然一笑,往前走了两步,伸出手指戳在贺钧贤胸口,两根手指直把贺钧贤戳的往后退了两步。

  邓暄挑眉讥笑,“怎么?被我说中了?也怪不得,如果有那么鲜嫩的丫头来帮我,我也不想要娄正雨那个老女人,上/床都没劲儿!怎样?年纪小的弄到床上是不是很带感?我不介意你和我分享下经验。”

  在邓暄心里,贺钧贤都和星辉解约了,却仍然还能演刘曦传奇的男一号,那定然是有人帮了他,他之前花重金让人调查过,后来知道是聂瑶给他出了资。

  邓暄本来就龌龊,这么猜测贺钧贤其实并不意外。

  贺钧贤额角因为邓暄的话青筋直跳,心底最后一根弦“啪嗒”绷断了。

  垂在身侧的拳头紧紧攥着,手背青筋毕露。

  终于,在邓暄最后一个字落下,贺钧贤挥起了手臂,一拳打在邓暄的脸上,直将他整个人都打地跌倒在地。

  贺钧贤经常健身,加上人又年轻,正是身强力壮的时候,他本来就比邓暄稍微健壮一些,现在一拳将他打翻根本就不奇怪。

  邓暄被贺钧贤打倒在地后,非但不害怕,居然吐了口唾沫盯着贺钧贤继续道:“怎么?被我说中恼羞成怒了?要不要告诉你的金主,让她一起来打我?”

  贺钧贤脸色阴沉的可怕,原本一双好看的桃花目现在也显得阴瑟瑟的。

  他蹲下身,按着邓暄就一顿拳头。

  边打贺钧贤边气愤的骂道:“说我可以,你不准说瑶瑶!她不是你想的那样!”

  贺钧贤到底还有一点点理智,没有真的出手将邓暄打成重伤。

  只是等贺钧贤停下手,邓暄已经满脸青紫,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贺钧贤喘着气站起身,居高临下看着邓暄,他咬牙警告:“这种话不要让我再在你口中听到一次,不然下次我打死你!”

  说完,回答贺钧贤的不是低微害怕的求饶声,而是一阵诡异的低笑,而且这笑声不但没有消失,反而还越来越大、越来越肆意。

  贺钧贤顿时袭来一股不好的感觉,因为刚刚用力地挥拳,一阵夜风吹来,汗湿的后背一阵透凉。

  “你笑什么?”贺钧贤沉着声音问,因为邓暄的诡异,他小心的后退了两步,与邓暄拉开距离。

  “我笑什么凭什么告诉你?刚才你打的爽了吗?你如果今天不把我打死,可是会后悔的哦?”邓暄的情绪越来越诡异。

  贺钧贤因为他的反常反而冷静下来了点。

  他紧蹙着眉头盯着邓暄,这一刻,贺钧贤就觉得邓暄是一个带剧毒的蛇,被咬一口不死也要重伤。

  “怎么?贺钧贤?害怕了?刚刚不是打的很畅快?现在后悔害怕是不是有点晚?放心,明天你把我打成这样的新闻就会上头条,标题就叫:贺钧贤有暴力倾向,当街重伤歌手邓暄怎么样?”

  邓暄话音一落,贺钧贤的脑中炸开。

  直到邓暄说出这席话,贺钧贤明白过来,他这是被邓暄算计了。

  之前邓暄诬蔑他和聂瑶的那些话,都是为了激怒他,好让他先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