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科幻小说 > 末世小馆 > 第五百五十四章 人有大不同

第五百五十四章 人有大不同

    “那也不对啊,这嬷...咳咳,她又不是山爷的师傅,即使是在鸾山,也轮不到...”

    白穹首想了想,

    “或许,她其实是夜鸾女王的师傅呢,山爷和女王毕竟已有夫妻之实...所以你懂的。”

    沈峰憋的那叫一个噎得慌啊,有口难言!

    那面,黄大老爷捂着胸口,脸上的表情像是见了鬼。

    这点伤对进化者来说甚至都不叫伤,可这骨头断的方式,也太特么玄学了吧?

    林愁指指山爷,对白穹首说,

    “你看山爷的眼睛。”

    白穹首依言看去,只见山爷的眼睛血丝密布,简直要透出红光,十分可怖。

    “那个家伙,还在??”

    林愁摇头,

    “如果那个所谓的圣物真的有用的话,这个人格应该已经完全消失才对。”

    巫女恨恨的咬着银牙,

    “托林先生的福,左岸的两个人格,彻底融合了。”

    林愁挑了挑眉毛仔细看去,然而他什么都没有发现。

    巫女叹息道,

    “也不知是福是祸,唉。”

    山爷握了握拳,

    “嘿,你们看出来了?看老子的!”

    山爷拳上先是透出一股白色雾气,随后转变为朦胧的白光。

    沈峰懵了,

    “内,内气离体?还有本源外放?”

    白穹首先是目瞪口呆,随后拍拍沈峰的肩膀,讥讽道,

    “看来你们这群脸皮厚如城墙的武者,以后又多了一分吹嘘的资本,啧,六阶武者啊,啧啧。”

    “没准还能开宗立派,发现新的力量体系,老沈啊,你牛13大发了你。”

    沈峰狂抓头发,头皮雪片一样四处飞舞,

    “好像也有可能啊。”

    白穹首直翻白眼。

    山爷嬉皮笑脸挥斥方遒,

    “林子啊,看在你多有相助的份上,本亲王,就不追究你差点杀了我的罪过了,来人啊,看赏!”

    “咯咯,我的男人,好大的威风呢...”

    夜鸾身着大红色喜衣从金柱后转了出来。

    山爷一横眼睛,皮笑肉不笑道,

    “老子是左岸亲王,不行吗?!”

    又斜睨夜风一旁搀扶的夜风,

    “小娘皮,主人.avi,好看吗?”

    众人当场一个踉跄。

    即使夜风皮肤黑如煤炭,甚至也能看出来一丝血色。

    夜鸾脚步虚浮,但脸色却出奇的红润,眸子里简直要滴出水来,

    “好好好,左岸亲王大人言出法随,孤依你便是。”

    “哼!”

    “嬷嬷你...恢复容貌了?”

    巫女道,

    “吾王,老身心结已经打开,再无必要以老妪之身示人。”

    “那就好,那就好。”

    夜鸾连连点头,

    “林愁,鸾山一行,倒是孤应该好好谢谢你呢。”

    林愁苦笑,

    “不,不必了。”

    谢个屁啊,现在倒好,本帅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白穹首突然说,“山爷,什么时候和我们回明光?”

    四周气氛宛如凝固。

    山爷皱眉踌躇,脸上的表情来回变幻。

    忽然捂着脑袋爆吼一声,

    “草你大爷!怎么回事...”

    夜鸾大惊失色,

    “我的男人,你怎么了?”

    “山爷?山爷!”

    他的鼻子里流出两条鼻血,痛苦的半跪在地上,咬牙切齿的说,

    “男子汉大丈夫吐口唾沫是个钉,老子干下的事儿,等老子...妈的,等老子解决解决,完了...完了再...再...噗!”

    喷出一地不要钱的鲜血。

    白穹首心中暗叫一声不好,两股气息袭来,登时被拍飞老远。

    巫女捏着白穹首的一根发丝,

    “若左岸亲王有任何差错,老身要你全家老小赔命!”

    白穹首心脏骤然漏掉半拍,冥冥之中有种诡异的气息似乎盯上了他。

    夜鸾急急问道,

    “嬷嬷,左岸他没事吧?”

    巫女失笑摇头,“无事,只是...”

    说罢意有所指的瞟了四人一眼。

    林愁冲她翻了个白眼,

    “我说...那个谁,见好就收得了,来者是客知道不,还想撵人啊?”

    沈峰忽然说,

    “山爷就交给你们了,老白林子原谅盆,咱们走,回明光。”

    白穹首愕然,

    “你...”

    他还要说话,沈峰怒气冲冲的吼了一嗓子,

    “你要逼死山爷吗?”

    立刻就让他没了脾气。

    沈峰挑了挑眉毛,勉强挤出个笑脸,

    “我说,你们这有没有通行证啥的,俺们多少也算是娘家人了对吧,总得报销来回路费吧?”

    夜鸾喜上眉梢,

    “有,有!嬷嬷,交给你了,记录下他们四人的气息...若任何时间想来鸾山,持石心到天坑处等候,一个时辰之内,孤必亲自派人与辇驾迎接。”

    巫女哼了一声,倒是没有反驳,

    “只有记录了气息的人才能通过雾魇,若是你们...呵呵,就算其他人来了,老身也有一万种办法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

    天坑湖边。

    一群女战士将大包小包搬上车,盆栽笑得眉不见眼,

    “小心小心,这可都是非常值钱的...准备好你们的货,等我回去换了你们要的东西,立刻回返鸾山。”

    一名女战士期待道,

    “你说的那些东西,真的有那么神奇?”

    原谅盆扯住女战士的皮甲,好一顿解xi释nao,女战士这才放下心来。

    身着狰狞无比重甲的夜妤从雾魇漩涡中迈步而出,虚浮在水面上,将一个兽皮包裹递到林愁手里,

    “汝为勇士,当披荆挂甲,吾赠汝傍身重甲一套,待来日,吾必与你分个高低。”

    林愁毫不在意的把包裹扛在背后,很没品的用拳头擂了一下夜妤的手臂。

    他倒是想捶人家肩膀来着,够不着

    “我说大姐,能不能好好说话,哦对了,那酒...我跟你说的你可别忘了,到时候我会再来。”

    “哼。”

    夜妤冷哼一声,铿锵铿锵迈着步子跳进雾魇中,魁梧的身影消失前,声音幽幽飘了出来,

    “吾已知晓。”

    一群女战士装好了车,恋恋不舍的和盆栽挥着手,各自回去。

    白穹首和沈峰面面相觑,看着对方空空荡荡的双手再看看密布鸟粪的鸟翼弩车,一股悲凉涌上心头。

    沈峰骂道,

    “娘希匹,老子咋啥都没有...老子这么帅咋啥也没捞着...不应该啊...我瞧着有几个女战士小模样还挺不错的啊...”

    白穹首夯声夯气道,

    “老子不也两手空空还多了一身伤。”

    沈峰瞅了他一眼,不屑道,

    “起码你的脸好了。”

    白穹首七窍生烟,

    “滚!”